配色方案
字体大小 A A A
投稿中心

荆州市人民检察院

你曾是少年

时间:2017-06-06 来源:荆州市检察院 访问量:

  2017年4月,我一如往常在看守所提讯犯罪嫌疑人。小军,男,犯罪时已满19周岁,因同案中还有未成年犯罪嫌疑人,为了便于全案的诉讼,保障未成年人合法权益,所以由我来负责承办这件未成年人检察案件。 

  初次见面,小军话不多,认罪态度也算好,当问到住址时,小军却说,我不知道我家的具体位置,要不你写我幺爹的地址,我在那儿住的还多些。 

  你不知道你家庭住址?你很少回家吗?我问。 

  嗯。   

  看他的家庭情况,有一个年幼的妹妹。直觉告诉我,他的父母应该更偏爱幼女一些。我便问:你和妹妹的感情好吗? 

  妹妹?不怎么好,同父异母的,也说不上什么话。小军淡淡的说道。 

  同父异母?你父母离异了吗?我追问。 

  是,听我奶奶说,我妈妈在我两岁的时候就走了,我爸爸后来又再婚,我也没见过我妈。 

  那你爸爸对你好吗? 

  我爸对我?也就可有可无吧。 

  那你奶奶对你好吗? 

  小军点点头,我奶奶对我很好,不过她很早就去世了。 

  那现在谁对你最好呢?我又问。 

  幺爹对我其实挺好的,但是他也有两个儿子,对我也不是很顾得上。   

  姐姐,我这要判很多年吧?那一刻我似乎看到了他眼睛里的绝望。 

  我说,你还很年轻,你还有机会从新开始。   

  从新开始?你知道吗,我进过少管所。当初跟我一起从少管所出来的几乎都二进宫了。 

  那你为什么没改过呢?我问。 

  我从少管所出来后也找过工作,别人都不要我,说我没家教说我坏到骨子里,我也知道跟我一起的这些人不是好人,但我有什么办法?你说,像我这样的人,又有多坏?我们不过想要一点关心而已。  

  小军的一席话让我无言以对。关心,多么平常的字眼,在这个十九岁的大男孩心里却已然成了奢望。尽管如此,我还是对他说,即便是你进了监狱还是有改过的机会,现在的社会比从前更加包容。那一刻,我恍惚间有点错乱,虽然我是他的承办检察官,但眼前的这个少年却让我有身为母亲的心疼。 

  临走前,小军对我说,姐姐,谢谢你的关心。 

  我无言,只能扬了扬僵掉的嘴角,同去提讯的李哥说:你今天怎么有点母爱泛滥?我笑笑,心思却飘到了思绪里:对呀,这一个个未检的嫌疑人,他们也曾是天真浪漫的少年呀。掩卷沉思,忽地觉得手上的卷宗又沉了几分,我是一名检察官,是一名从事未检工作的检察官,“教育、感化、挽救”

 

   

  作者陈妍,女,1986年出生,湖北江陵人,武汉大学法学院刑法学硕士,通过国家司法考试并获国家心理咨询师二级证书。从检四年来,陈妍同志共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20余件,始终秉承、感化、挽救的基本原则,最大限度的挽救涉罪未成年人,取得了良好的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。 

  

 

作者:

上一篇新闻:
下一篇新闻:最是书香能致远